傾聽彼此

by 吳 櫂暄
《iBEING》系列分享
作者:李依珊
2016/1/12

  上星期天回家,晚上我在房間做事時,母親的腳步聲像是怕打擾我,但又想要找我說說話一樣地走進房間。我放下手邊的事,微笑著問她怎麼啦。母親坐在書桌旁的床邊問我最近的近況,國考考完接下來打算如何、什麼時候要去工作。這下子打開了一個敏感的話題,面對母親,我感受到身心又開始緊繃。我想要向她說清楚為什麼我還要再考一次高考的原因,但好難說清楚,因為自己同時在防衛──說到某些話就立刻覺得母親會有什麼樣的評價或反應。我因為害怕而無法流暢的表達。

  這樣子的連結其實就是一種制約。過往和母親互動的經驗在我身上形成一種制約,覺得母親會有什麼反應而阻擋自己說出我對於這件事情已經想過的想法。

  母親問為什麼你一定要走教育行政?

  我說我想要進去政府行政單位,透過去做我所學習的待人處事的知識,為身邊的人帶來正向的影響。(而被我吞下的話語是:我還希望自己在政府部門能夠和志同道合的朋友光光相照。)

  母親問我去年不是就說最後一次了嗎?

  我說了自己的資質不夠,所以還沒有辦法那麼快就考上,而我的思維能力是需要改變的,這一次是最後一次了!

  母親說是老師告訴你的吧?

  我說是。(我沒說出:但也是因為我對自己有更清楚、完整的認識,所以我才會說出來!每一次考試對我而言都非常有意義!我從中改變很多!)

  那如果又考不上呢?今年你已經二十七歲了耶!

  我受不了了,於是也沒有回答母親,心裡是沮喪的,不想說話了。

  母親又說出了心裡的擔心:如果你最後還考不上呢?你會怎麼樣?我怕你垮了怎麼辦?

  我轉頭看著母親,似乎比較懂了母親到底在擔心什麼,她在擔心我的身體,她在擔心我到最後會不會像是她所看過的人,失意而一蹶不振。

  我跟他說沒事的,我會好好的!

  母親的心仍然很沉重,她離開了房間,我最後說的話,沒有讓他比較放心。

  我在電腦桌前猶豫了一會,決定離開電腦桌,去跟母親說說話,抱抱母親。

  「媽,別擔心啦!我很好,我會好好的。」

  母親柔聲又焦慮的語氣,從被窩裡伸出手回抱我:「回來家裡工作好不好?」

  我說不要,我真的沒問題的。

  然後雙手擁抱著母親。

  我們的關係從以前到現在,母親和我之間,更能自然地表達情感,內在的感受。只是我面對想要爭取、追求的事情,一定要練習著勇敢表達出來,好突破這些老是發生的情況,而不是被動著等對方來問,緊張地怕碰到敏感的話題。這是接下來我要去做的事!

Jonathan Pendleton

from:Jonathan Pendleton


  你對於這世界懷有熱情與好奇嗎?你是個求知慾旺盛的人?你希望自己能有所不同?你有感到困擾的事情,但不知該怎麼辦?

  iBEING是我們在一個臉書社團,本社團提供彼此交流的空間,也定時分享各類議題專文。

歡迎點擊下方圖示申請加入。

臉書連結

封面圖源自:Greg Raines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