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場上遭遇政治

by 吳 櫂暄
《iBEING》系列分享
作者:李安
2019/08/12

聽到我說了那句話之後,阿姨有些反應不過來。
她略微怔忡得望著我一下子,
彷彿腦子還在用力地掙扎著現在是什麼狀況……
「對啦,你說的也沒錯,他們的確是為台灣做很多事。」

——————————-

政治跟信仰一樣,實在是有時候非理性。

幾天前一位阿姨走進店裡,
買完他需要的東西之後,
他說他很累,想要坐下來休息一下再走。
於是我搬了張椅子,在沒有正對著冷氣的地方,
讓他小坐一會兒。

阿姨坐下來之後,
就開始跟我聊天。
他從8歲跟著國民黨來台,
聊到現在對面的習大大。

「阿姨,你也會用『習大大』這個詞喔,很時髦耶。」

阿姨笑了笑,
又繼續批評現在的政治。

從阿姨開始講政治的時候,
我就在想,我該怎麼應對?
做生意以和為貴,
如果政治立場不同我該怎麼辦?
我該昧著自己的良心去贊同他說的話嗎?
我該把我的想法跟他說嗎?
尤其我是第一次見到這位阿姨。

快速地想過一遍之後,
我決定選擇性地去回應我認同的部分,
不認同的部分就以不回應表示不認同。

選定了回應的方式,一切就容易判斷的多了。
當阿姨講到當年來台灣多麼辛苦時,
我去同理他當時的辛苦,
因為他那辛苦可能是我們活在現代無法想像的;
當他談到自己的努力以及當時幾位經濟起飛的推手們時,
我感謝他們的努力,
因為許多前人的努力造為現在打下了一些基礎。
但當他提到「習大大」有多棒,
把中國經濟弄的多好時,
我就低頭忙我的事情。

阿姨一邊批評時政,
我心想,這樣的節奏好像還不錯,
畢竟瞭解一下會認為習主席做得不錯的人,
到底都掌握到些什麼樣的資訊。
就在這時候,阿姨話鋒一轉,聊到的陳菊女士。
忿忿不平地說他上台之後一直在清算前朝努力的人,
又說她應該是被關過所以心胸狹隘。

聽到這裡,我放下手上的事情,
抬起頭,選定了一個皺眉微笑的表情,
語重心長的說:

「阿姨,別這麼說,那些經歷過美麗島事件的人,為我們台灣的人權做過非常大的努力。我們應該感謝他們的。」

阿姨愣了一下,似乎是沒想到我會這麼說。
或許他也努力的在撈出對於這些人的記憶,
停頓了許久,他才吶吶的同意我說的話。
雖然接著馬上就又回到他自己的主軸上。

這件事應該算是我第一次在這樣的場合遇到人大談政治,
在我不認同他所說的內容同時,
我也在想這樣的人我有可能影響對方嗎?
連我家裡的長輩跟我感情這麼深,
對自己的政治信仰也如此的深信不疑了。
所以我能採取的方式已經是我目前想得到最好的方式了。

或許在與阿姨建立更深的關係之後,
能談的也更多吧,
但現階段我希望傳達的是,
他當年的那些辛苦和他那一輩的人的努力,
是被看見也被感謝的。

當然,我還是比較希望阿姨跟我聊聊他對於自己身體的問題……

from:unsplash.com/search/photos/pathway


你對於這世界懷有熱情與好奇嗎?你是個求知慾旺盛的人?你希望自己能有所不同?你有感到困擾的事情,但不知該怎麼辦?

iBEING是我們在一個臉書社團,本社團提供彼此交流的空間,也定時分享各類議題專文。

歡迎點擊下方圖示申請加入。

臉書連結

封面圖源自:unsplash.com/search/photos/pathway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