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眠

by 吳 櫂暄
《iBEING》系列分享
作者:林文皓
2015/11/06

  晚上不睡覺,在我小時候是很嚮往的事,所以晚上在床上,總是希望自己可以堅持到爸媽睡著之後,再偷偷爬起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無奈的是媽媽對聲音敏感,就連我在床上翻來翻去的聲音都注意的到,會在對面的房間裡喊著叫我快點睡覺。可是當我開始躺平不動,睡意便席捲而來,往往便沉沉睡去,想要不睡覺的決心始終敵不過睡意。只有一次為了證明自己做得到,所以努力在床上躺著,空中揮舞雙手,睜大眼睛,努力了一整個晚上,早上媽媽本來想叫我起床,卻發現我有別於過去的賴床,早早的醒來蹦蹦跳跳,一問之下才知道我一個晚上做了這件莫名其妙的事情,當然因為隔天要上學而被叨唸了好一陣子,而之後我再也沒有做這樣的事情了。這便是我的第一次失眠,還是「手動」失眠。

  接下來成長的過程中,晚上沒有碰到失眠,反而是希望能夠不要醒來,因為醒來的時候許多現實生活並不如意。睡覺,躺在床上,是我拒絕面對現實的方式。直到大一的寒假,我才遇到我真正的失眠。

  起因是跟一個聊的來的女網友,長達半年多的天天聯繫,我偷偷喜歡著對方,對方也有意無意的透漏喜歡我的訊息,無奈我是一個膽小鬼,對於自己沒有自信,深怕對方真的跟自己在一起,認識自己更多,就會變得不喜歡自己。所以即使對方打出「我有一個喜歡的人,而且天天都傳MSN訊息」,知道那一定是自己,卻總懷疑跟擔憂自己不夠好,一直不願意面對,以各種話題來迴避直接面對這件事情。

  直到過完年,我詢問過年期間怎麼聯絡不上,對方才跟我說他開始跟一個男生交往了,是我們共同認識的網友介紹的,我才知道,自己的膽小跟怯弱有了結果。我先傳送了一個祝福的話,然後按照往常的聊天、道晚安,說著之後不適合經常聯絡。

  接著到了晚上,我發現我完全睡不著了。

  想著,我其實也喜歡著對方,可是一直擔憂自己配不上對方,但是也沒有想著要如何配得上對方,甚至沒有告訴對方自己也喜歡她,總期望著她不會看到自己這麼多缺點願意包容我,如果沒有辦法包容,那也是自己不好。可是當真的遇到對方選擇了別人,我的情感開始無法找到出口,整個晚上回憶著過去這半年的曖昧時期,許多訊息文字上面的打打鬧鬧調侃,教對方怎麼安裝視訊,裝好很高興的跟我天天視訊連線……這些事情歷歷在目,腦中閃過許多的回憶。但我記得我沒有掉眼淚,因為我想盡辦法以平淡的方式看待這件事情,這是我對於自己的情感非常壓抑,而且強制關門的一次,同時也是強加在自己身上:「我本來就是這樣,這是本來就會有的結果,不需要感到太意外」想法記憶鮮明的一次。

  這次失眠我記憶深刻,同時也讓我對於未來遇到挫折或是批評的時候,會不自覺的對於自己有著這樣的評價,即便現在已經不會這樣想,可是接受事實的習慣也依然存在。自己下的詛咒話語已經漸漸遺忘,可是那一個失眠的夜晚所帶給自己的傷害依舊時不時的顯現,在還沒有懂得看重自己之前,我想這個詛咒會一直下去,而會在懂愛且愛自己的時候,這個詛咒將會非常快速的消逝。

Kiran Foster

from:Kiran Foster


  你對於這世界懷有熱情與好奇嗎?你是個求知慾旺盛的人?你希望自己能有所不同?你有感到困擾的事情,但不知該怎麼辦?

  iBEING是我們在一個臉書社團,本社團提供彼此交流的空間,也定時分享各類議題專文。

歡迎點擊下方圖示申請加入。

臉書連結

封面圖源自:Quinn Dombrowski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