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我對話

by 吳 櫂暄
 《iBEING》系列分享
作者:詹采穎
2017/02/21

思考這件事一直是我非常不擅長的,我有豐富的感覺,卻常不知道這些感覺從何而來或代表什麼,也因為感覺實在太多太強烈,我時常無法一一把它們抓著去想到底發生什麼事,而是任由這些感受帶著我去選擇。我沒有給自己一個空間去思考和判斷,到最後我成了一個不自主的人。

  我是個經驗型學習的人,很多事都必須要真正經歷過我才意識到問題的存在,但那往往也已經造成傷害或是付出代價。「不會思考」一開始我並沒有意識到它的嚴重性,但就如同剛剛所提到的,當我真正經歷過同時為此付出代價時,我才意識到問題的嚴重。

舉個例子來說,一直以來我都覺得我是個很願意為情感付出的人,也很在乎我所在乎的關係。這份在乎的感受在我心中很強烈,因此我也就這樣認為了,很多的回應就跟隨這樣的感受前進和付出。

但感受這種東西是很不穩定的,當今天感覺沒這麼強烈,我給予的回應也就相對的減少,但這個當下當我選擇要這麼做時,我沒有意識也沒有自覺到。因為關係並不能用這樣純然的感受去回應,這對於一段關係是個很大的傷害,因為對方在我心裡的份量是可以被我的感受給取代的。

  這同時也印證了,其實我並不真正這麼在乎這段關係,因為真正的在乎是會隨時去意識自己的每個選擇,因為對方是我很在乎的人,我希望我可以用我最好的態度去回應對方,不管是行動或是對對方的回應,這些過程都是有把對方放在心裡考量,去感受對方的感受等⋯。

再來也可以看出,我其實是個很自我的人,在關係中我只看見我自己的需求,想要滿足自己的感受,不管是對方的回應、相處、陪伴或支持等⋯⋯,這個問題就像前面所說到的,這些感受成為我選擇的依據,我跟著感覺回應,在這過程中我並沒有真正的去看懂別人為這段關係所付出的時間、對方的用心以及不理解對方為什麼會這樣選擇等⋯⋯,因此我的回應是不到位的,我的回應不符合我內在對於這段關係的在乎,但當下我卻全然不自知,我沒有意識到我的每個選擇都在導致這樣的結果發生。

  當我意識到我是這樣在傷害一段我所在乎的關係時,內在是非常的震驚和震盪的,我不是個可以勇敢在乎的人,這樣對於自我的落差讓我在當下非常的痛苦,因為我一直覺得我是個可以勇敢在乎一段關係並為這段關係付出全部的人。但就事實來看根本不是,在關係和自我中我仍然選擇了自我。在一段我非常在乎的關係中,當我意識到我在乎到快要不認識自己,我的內在已經開始變得不平衡時,在這時我的選擇則是要先平衡自我,而不是想著要因著這份在乎讓自己變得更有能力去捍衛這個在乎。這樣的選擇也就是一種切割,一種對於關係的傷害,但當下這麼做時我也沒有意識到我正在傷害一段關係。

意識到的當下,負面的聲音席捲上來「我不值得被愛,因為我是用這樣的方式在回應我所在乎的關係!」、「我沒有資格得到這些。」等⋯⋯。

這些全面否定的聲音充斥在我的思緒中,但當時我想用更正向積極的方式去回應這個結果。我開始練習寫林侃老師所教給我們的「自我對話」,當這件事和「愛」對話時,我內在感受到從未感受過的溫暖,因為以往在面對錯誤時,我只會用嚴厲的方式在責備自己,而不是真正去看見自己到底發生什麼事?這真的是我想要成為的樣子嗎?如果不是,那到底是哪裡出問題了?我要怎麼去接納這樣的一個自己,並且要怎麼去調整等⋯⋯。

這樣和自我對話的過程中,我釐清了許多我卡住的地方,比方說到底在什麼樣的情緒下我會有這樣的選擇和想法,當我清楚這些後,就更能往下去想這背後對應到的心聲可能是什麼,過程中也更認識我自己很多不同的面向。在這過程中我彷彿多了一個力量和支持,這個力量和支持並不來自於他人,而是自己,思考也在這樣的對話中慢慢有了更清晰的路線。

有了這樣的思考過程,很多問題被我意識到,讓我能因為在乎這段關係,能更有方向的去調整和做的更好,這並不是能快速解決的問題,但也因為期許,讓我可以期待這件事是有機會能變得更好,更符合我心中的樣貌!一個能勇敢為關係付出和勇敢在乎的人。

from:作者


你對於這世界懷有熱情與好奇嗎?你是個求知慾旺盛的人?你希望自己能有所不同?你有感到困擾的事情,但不知該怎麼辦?

iBEING是我們在一個臉書社團,本社團提供彼此交流的空間,也定時分享各類議題專文。

歡迎點擊下方圖示申請加入。

臉書連結

封面圖源自:作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