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下去,遇見意志力

by 吳 櫂暄
《iBEING》系列分享
作者:李安
2018/03/19

  如果意志力會受到心情與想法的轉變而影響,或許就不能算是意志力了。

  昨天萬金石馬拉松開跑,我也去參加了這個年度盛會……而且很瘋狂的報名的全馬組。然而,我並沒有很紮實的訓練,就去參加了,我想看自己到底能到什麼程度。

  在這之前我一直有個心理障礙,就是我之前兩次長跑,分別在十四公里和十八公里的時候腳抽筋,所以我心裡總有個坎,不知道這次能不能順順地跑完。然而即使我告訴自己目標是完賽,但我還是一直隱約地知道自己的心情並沒有要竭盡全力完賽。

  北海岸的風光很美,在前面的時候,我還有心情去欣賞光芒照在大海上的樣子,等到過了我常跑的十公里之後,負擔就開始加重了,挑戰也跟著來了,還有之前抽筋的感覺彷彿在身體上重現,就像是一種身體的記憶一樣。我發現我那時候心裡想的,全都是能夠撐到二十一公里就好了。「天啊,我原本想要完賽的想法呢?」我心裡同時也浮現了這樣的心聲,那時候心裡的交戰在現在看起來很有趣,同時覺得很無望又必須鞭策自己。

  然而過了二十一公里之後,一切彷彿又變得很有希望。完成了一半,似乎就有信心做完另一半,這回到我的生活中,發現我平常做事也是這樣,如果是個有點困難的挑戰,在完成一半之前,我總會焦慮不安,擔心自己無法辦到,甚至想降低目標到一個比較不困難自己又可以接受的範圍。但我不懂自己,為何目標原本是到達那樣的標準卻能夠被降低到所謂「可以接受」的範圍,到底這個「可以接受」是怎麼來的?

  我常有兩個想法在心中,一種是設定了目標就努力去達成,另一種則是看待每一段過程只要有收穫就好了。前者通常讓我比較辛苦,也比較無法享受其中,而後者雖然在過程中比較自在,卻沒辦法讓我拿出意志力來竭盡全力。

  為什麼我不能夠融合兩者,既盡全力達到目標,又享受這段過程?這兩個想法並不一定要兩者取其一,而是能夠取兩者的優點同時進行,但這對我來說違反了我的慣性思維,以致於我需要特別提醒自己,才能夠記得將兩者都放在其中。跑馬拉松這種挑戰自己身體的事情卻也挑戰自己的意志力,而那意志力的展現,就是在每一個負面襲來時,要決定要不要堅持時,警醒自己,做正確的決定,為自己的目標堅持下去。

from:作者


  你對於這世界懷有熱情與好奇嗎?你是個求知慾旺盛的人?你希望自己能有所不同?你有感到困擾的事情,但不知該怎麼辦?

  iBEING是我們在一個臉書社團,本社團提供彼此交流的空間,也定時分享各類議題專文。

歡迎點擊下方圖示申請加入。

臉書連結

封面圖源自:作者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