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求完美與一步登天

by 吳 櫂暄
《iBEING》系列分享
作者:李承翰
2016/01/25

  最近我開始重新把作曲這件事情加入生活中,在這之前我已經將近一年沒有碰琴了。過去我作曲的模式跟目的有關,通常有活動需要,或者拍了電影需要配樂,我才會作曲,是被動的。另一方面,我偏執驕傲的個性讓我在作曲時同樣糾結。

  在我時隔一年之後要開始作曲時,我很驚訝自己的內心居然存在明顯的恐懼,我希望在我努力面對自己之後,我能夠寫出比以往程度更高的旋律,但同時我很害怕不是這麼回事,我依舊在停滯不前。在作曲的時候,我很需要內心是寬敞的,才能讓旋律有機會流入,但我的恐懼跟期望擠壓著我讓我什麼旋律都聽不到,即使有些點子浮現,也會被我不屑的丟掉,我想要更好的,為什麼我只想的到這些平庸的東西,我很火大,而原本該在呼吸的心靈也早就被燙熟了。其實我在這種慢性病之中不自知,以往每次作曲就發了瘋的拼命,追求寫出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旋律,追求被大家讚許,結果最後發現,原來我的音樂已經如此封閉了。到底為什麼,我不是很努力嗎? 我不是希望有所突破嗎? 為什麼最後的結果是封閉?走進死胡同?

  那次的作曲我失敗了,我什麼都做不出來,我把自己逼到極限,過了兩三天日夜顛倒的混亂生活,最後把自己搞的狼狽又負面。我後來反省了這中間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我發現了原來我是功利主義的長期患者,我在乎結果。我確實很拼命,也確實有一份想要突破想要有所不同的心,但我希望它「立刻發生」,或者說,我不想要痛苦而緩慢的過程,雖然我最後是痛苦而緩慢的。我追求完美,卻想要一步到位,卻沒有看到,我想要到達的巨大理想,必須要有計畫,堅持不懈的,循序漸進的去完成。就像是,我想要拿一座奧斯卡,我就不斷的去報名,然後生氣為什麼每次都落選;我想要寫出像命運交響曲那樣有力量的作品,然後我就拼命去寫,最後為自己一次寫不出來而生氣。聽起來真是可笑,但這就是我一直在做的事情,我是一個小聰明的人,我最大的問題也就是我不願意實實在在的做功課,只想要一擲骰子就要中獎。雖然我擲骰子的當下確實很努力就是了。

  所以最近我決定好好的把作曲這件事安排的生活計畫中,保持作曲的習慣,嘗試各種新的東西,學習新的知識。再怎麼說,音樂本來就該是讓人充滿熱情的,不然也不會叫Play Music了。

KlausHausmann

from:KlausHausmann


  你對於這世界懷有熱情與好奇嗎?你是個求知慾旺盛的人?你希望自己能有所不同?你有感到困擾的事情,但不知該怎麼辦?

  iBEING是我們在一個臉書社團,本社團提供彼此交流的空間,也定時分享各類議題專文。

歡迎點擊下方圖示申請加入。

臉書連結

封面圖源自:Gipfelsturm69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