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我之間的事

by 吳 櫂暄
《iBEING》系列分享
作者:李承翰
2016/04/11

  當我開始設計名片的時候,我壓根不知道,這件事情接將帶我遭遇內在的一場風暴

  鼎愛文化的新logo設計出來了,很漂亮的logo,我帶著一種輕鬆的期待開始接著設計鼎愛的名片,我想像著這一切會很棒。我瀏覽了一些網站,看看其他人的作品,吸收一些我喜歡的idea,然後開始試做。我很快地就陷入瓶頸。其實我還蠻習慣這個過程的,陷入瓶頸本來就是自然的,我也沒太在意,再多看一些作品,理解它們怎麼營造一種專業的氛圍,然後參考、應用到我的設計裡,我最後做出了7、8張名片,我覺得看起來還行,我就暫時告一段落。

  當林侃老師問我名片做的怎麼樣時,我說:「有,我做了幾版……」我打住,內心突然暗沉了,「我覺得排得還不夠好。」

  林侃老師看了我的試作品,我內心其實暗暗期望著林侃老師說句「其實還不錯啦」「還行,繼續加油」之類的話。結果林侃老師淡淡的說:「確實就如你所說的,不夠好。」

  這句話對我造成了一些衝擊,但那時我還不知道為什麼,不就是句評價嗎?

  之後林侃老師要我排出10個版,每一版都要有讓他驚豔的地方。我聽到的時候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我重新開始製作,我陷入慌亂之中,再去看更多的參考,甚至做筆記,記下一些我覺得可以的手法,但就是看什麼都不順眼,「這不對」「這不夠」「要讓林侃老師驚豔,天啊」,我開始走旁門左道,選擇我能夠做到最強烈、重口味的方式來設計,當我完成第一版的時候,我看著我的作品,想著:我覺得還不錯……這樣應該夠了吧?

  這樣應該夠了吧……

  我突然感受到對自己的一種強烈的厭惡。我在幹嘛,這是什麼想法,這是什麼虛偽的想法!我內在真實的聲音就是:這根本不夠啊!這不是我要的啊!我居然在揣測林侃老師的標準,揣測什麼樣的東西會過關,我居然只想要過關!?那我算什麼?

  我對自己是有期許的人,我希望自己能夠與眾不同,能夠越變越強,而在這個時間點上,我居然只想著要過關,過關就沒事了,那我在哪裡?我內在出現了一種心情,尖銳的心情:我要做到最好!

  接下來我又接連著做了幾個版本,事情變得完全不同了,我開始常時性的焦慮,即便我不在電腦前,我也在思考著,下一版我要排什麼,我想做什麼,在公車上想,在走路時想,甚至一旦忙完一件事情,我就迫不急待的回去構思我的名片。「我的」名片。它們不在是一件工作,甚至不是一個作品,它們是我的東西,我的一部份。相對著焦慮的壓迫,是興奮,期待下一版會更棒的興奮,期待它誕生的興奮。這是一個很可怕的內在交迫,焦慮與興奮,而交迫的關鍵在於:如果我放棄了,沒有人會知道,沒有會管我。我只要做出一個還OK的東西,然後說我盡力了,我真的盡力了,沒有人有辦法有意見的。但決定要做到最好,我的世界就只剩下我與我自己,這是我與我自己之間的事。

  目前我做出了5版的名片,林侃老師拿給我們全辦公室同仁看的時候,大家很喜歡,也很開心。當大家讚美我,說我很棒的時候,我的內心非常的……平緩。因為我知道這還沒結束,這不會結束。我對於自己嶄新的體會感到開心,同時也決定緊咬著那份執念:我要做到最好,繼續前進。這很不舒服,但相對的,是一份我對自己的愛,越來越堅實的暖意。

Unsplash

from:Unsplash


  你對於這世界懷有熱情與好奇嗎?你是個求知慾旺盛的人?你希望自己能有所不同?你有感到困擾的事情,但不知該怎麼辦?

  iBEING是我們在一個臉書社團,本社團提供彼此交流的空間,也定時分享各類議題專文。

歡迎點擊下方圖示申請加入。

臉書連結

封面圖源自:Malenka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