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Have No Filter !

by 吳 櫂暄
《iBEING》系列分享
作者:李承翰
2015/12/01

  我第一次學到這個片語是在電影「派特的幸福劇本」裡,女主角說了一句直言快語,中肯但有點傷人的話之後,說:I have no filter!

  這句話字面上的意思是:我沒有濾紙,好吧!這是很爛的翻譯,這句話大致的意思是:我的嘴巴沒有裝濾紙,我想到什麼就說什麼,我不會過濾我的想法。我也有這樣的毛病,我也常常想到什麼想說的,不太考慮會造成什麼後果就說了,有時候就是很興奮地想要講,有時候是激動,感覺很強烈,無論好壞,就會脫口而出。過去的我覺得這樣「蠻好的」,我甚至會有一點以這樣的自己自豪,覺得我很真,我不會說假話,我不會講出違心之論,我說的就是我想的。但我說出的話常常太過赤裸,有時甚至傷人,即使是事實,即使那就是我的想法我的看法,但不考慮別人的感受,那這樣的真到底有什麼意義?

  我昨天就發生了這樣的事,在一場演講中,我是負責錄影的人,我因為必須專心錄影,所以有一個夥伴在我錄影的時候會幫我看最新的指示或者訊息。當時有另一位攝影師傳來了訊息給我,是一張圖片,是他現在拍攝到的畫面的截圖,他想問我這個畫面怎麼樣,好不好看。一方面因為我專注在錄影上,我必須要分心去看手機上他傳來的畫面,同時不能疏忽我正在掌鏡的攝影機,所以那個瞬間我的壓力很大,我一看畫面,想法就從我嘴巴衝出去了。

  「上面留那一條(留白)看起來很尷尬,不大不小的,要嘛就裁掉,要嘛就留多一點。」

  我的夥伴聽了就說「好。」開始把我要「傳達的訊息」打到對話框裡。

  若要形容當下的感覺,大概就像是,騎著摩托車,沒看到紅燈油門一催就衝出去了,一想不對趕快緊急煞車,但車頭硬生生突出車道的那種尷尬和緊張。

  我一想不對,我的話和語氣都很有問題,對方是我尊敬的學長,而且因為事後是我要剪接,所以他體貼的問我這樣的畫面是不是我要的,我用這種方式回應太傲慢太堅硬了。我的夥伴已經在打字了,我又要掌鏡,我心想慘了,要是他把我的原話打出去那就要出車禍了。

  我瞄到我的手機亮了顯示有新訊息,正是他傳了我剛剛的訊息上去,上面寫著:「馬卡說,上面那條線有點不多不少,有點尷尬。」

  我頓時覺得,天啊!有這樣的夥伴真是太棒了,他還用了兩個「有點」。也還好這個過程是用網路訊息,如果是面對面的溝通,我在壓力下就那樣快口,「濫殺無辜」,可能又要讓別人不爽了。

  這可能不算是什麼大事,但累積起來就塑造了我這個人的形象跟性格,那絕對不會是我希望自己最終的結局,一個壓力下就翻臉不認人的人。所以我正在練習如何即使面對壓力,還能夠有暫停、煞車的系統,讓壓力下的我還是能選擇我希望成為的樣子。

geralt

from:geralt


  你對於這世界懷有熱情與好奇嗎?你是個求知慾旺盛的人?你希望自己能有所不同?你有感到困擾的事情,但不知該怎麼辦?

  iBEING是我們在一個臉書社團,本社團提供彼此交流的空間,也定時分享各類議題專文。

歡迎點擊下方圖示申請加入。

臉書連結

封面圖源自:Matthias Ripp

相關文章